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降 红 雪

雪红欢迎您!

 
 
 

日志

 
 

引用 谋生与乐生   

2011-08-06 11:55:54|  分类: 杂文小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徐梦秋《谋生与乐生》
 

                                                                        谋  生

    先说说本人的一段往事。 1974年夏天,我下乡到福建省安溪县龙涓公社长塔大队务农。当时正值抢收抢种的大忙季节,每天天刚蒙蒙亮,我就随农民上山割稻子,摸黑才回来。在三伏天的烈日下,我天天泡在水田里弯着腰割十来个小时的稻子,收工后还要挑一担百来斤的湿稻谷,走十几里山路才到家,累得快散了架。到了冬天,田里结了一层薄冰,老人烤着火笼还直哆嗦,而我们仍要下水田挖泥巴糊田埂。手脚裂了十几道红红的口子,几个月不收口。就这样一天也只能挣几毛钱,但为了糊口,天天都得出工。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我体会到农民谋生的艰难。

     进入改革开放的年代,许多农民进了城,成了车间流水线旁的工人。他们现在的处境怎么样呢?美国《华盛顿邮报》2001年11月5日有一则报道(载《参考消息》2001年12月4日),说了这样一件事:在日本马渊发动机公司设在大连的工厂里,装配线旁的6000多名工人正忙碌着,他们所做的工作是在电动剃须刀上焊接金属线。焊一根线仅需两秒钟,工人要完成工作定额,每天必须上万次地重复这个简单的动作,而老板付给他们的工资,仅相当于发达国家工人的零头。这一则报道和我在一些企业所看到的严酷的事实,使我体会到当今的打工妹、打工仔谋生的艰难。

    在以上这两个案例中,劳动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劳动如果仅仅作为谋生的手段,它是很艰苦的,有如下四个特点:

    第一,它是以满足劳动者生存的需要为目的的。工人和农民是为了活命而干活的。从事这种活动的主体每天时间可分为两段,一段是劳作的时间,也是吃苦的时间,另一段是直接满足生存需要的时间,即吃喝、性生活、睡觉的时间。在劳作的时间里,他们为谋取生活资料而干活,在劳作的时间之外,他们消费掉通过劳作而获得的生活资料。日子就在这两段时间的交替轮换中打发过去,直到死的那一刻。厦大“芙蓉五”楼下有一个补了几十年鞋子的老鞋匠,有一次他在为我补鞋的时候叹了口气说,人这一辈子可用四个字来概括——“逐食、等死”。可谓深刻。

    第二,这种劳作是被逼迫的。人们是被生存的需要逼到田里去,逼到流水线上的。假如人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得生活资料,他们是不会自愿自觉地去从事这种劳作的。这种劳作之所以是被迫的,还因为劳动者在整个劳动过程中往往受到各种方式和手段的监控和督促。监控和督促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劳动毫无乐趣可言。

    第三,这种劳动不仅毫无乐趣可言,而且对人的身心有害。本人下乡的时候最盼望两件事,一件是生产队的牛摔死,说起来罪过,那时候,我们3个月、半年都难得吃上一回肉,生产队的牛摔死了,我们就有肉吃了;第二件是下雨,只要不是农忙,下雨就可以不出工,就可以在宿舍里看书或打扑克。当时的那种劳动确实太苦了、太累了、太可怕了。我的脊椎韧带炎的老毛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这种农业劳动尽管极其繁重,但它还是多样化的。插秧、割稻、犁田、挑粪、采茶、种菜、养猪,种类繁多。而在机械化生产流水线上,这种多样性消失了,整个劳动过程被分解为一连串简单的动作,每个工人只要做一个或几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了。前面说过,日本马渊发动机公司大连工厂的工人,一天要重复上万个相同的、毫无变化的动作,非常的单调、枯燥,令人生厌,但工人却必须强迫自己一天干8个小时,甚至加班加点。长年累月地干下去,脑力体力都会退化,最后变成机器的附庸。卓别林在电影《摩登时代》里扮演一个在生产流水线上拧螺丝的工人。这个工人拧了一天下来,头昏眼花,就像机器人,走上街看到一个胖女人挺着高高的胸脯走过来,他看走了眼,以为眼前有两颗“螺丝”在晃动,就迎上前伸出双手去拧,结果挨了一巴掌。机器大工业对劳动者的损害由此可见一斑。而在早年的中国农村,繁重的体力劳动和微薄的收入把农民折磨得面黄肌瘦、麻木不仁、不成人样。

    第四,使人变成非人。劳动本来是使类人猿转变为人的活动,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本质,但现在劳动却成了折磨人的苦役,作为人的本质的劳动反过来加害于人,而人的劳动的创造物——机器、生产流水线也反过来奴役人。生产流水线一开动就像一条有生命的巨龙,它强迫每一个工人按照它的节奏和程序来安排自己的头脑、眼睛和手脚,决不能有一点的差错。结果是工人变成了侍候机器的仆人,丧失了自己意志和自主权,而机器反倒成了工人的主人。于是,人就非人化了,人变成了机器的附庸。

    这是一种多么悲惨的状态啊!假如在座的每一位一辈子都处在上述的状态中,你们会怎么样?而你本人准备寻找怎样的一种生存方式?让我们再想想,当今中国的老百姓,究竟有多少还处在这种生存状况之中。如果是多数人的话,在座的是否都有一份帮助他们改善处境的热情与诚心。

    如果上述的生存方式是痛苦的,那末,我们应该如何选择一种比较合理的生活方式。

                                             乐  生

    乐生,快乐的人生。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快乐的?

    如果你什么也不必做,就有山珍海味、绫罗绸缎、豪宅名车,就能够左拥右抱,天天泡在“美媚”堆里,你愿意吗?当然愿意。可惜,在当今世界这已不可能了。既便可能,也不值得迷恋,如果一个人活着,只懂得不停地满足自己的食欲和性欲,那他就把自己降低到动物的水平上,甚至连动物都不如,因为动物的食欲和性欲也是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得到满足的。所以,快乐的人生、理想的生活方式应该是另一个样的。

    这另一个样的生活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这就是各种人生观所要思考的核心问题,也是使哲学和宗教有存在价值的关键。

    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时间可以分成两个部分:工作的时间和享受的时间。比如一个工人,他在8小时内是为老板干的,这8小时是挣工资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往往是感受不到什么快乐的。只有在8小时之外,在他用他的工资,进行各种消费时,他才感到快乐。所以他希望工作时间越短越好,享受的时间越长越好。这种工作和享受截然二分的生活方式,有严重缺撼,这已在前头说过。这种缺撼是不可能通过取消工作时间来克服的,出路在于把工作和享受统一起来。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在享受中工作,在工作中享受,那么,我们也就达到了谋生与乐生的统一了。世界上真有这等美事?有的,而且在古代就已经有了。

     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着一个屠宰业。宰鸡、宰鸭、宰猪、宰羊、宰牛,这是一个血淋淋又肮脏又腥臭又可怕的行当。若不是生活所迫,哪个人愿意做这个行当的?但也有例外:

    庖丁解牛的典故,大家都很熟悉。如果我们只是把庖丁当作技艺娴熟的典型,那就没有体会到庄子思想的精髓。疱丁实际上是一个善于把劳作当作享受的典型。宰牛是一桩又脏又累、令人生畏的苦差事,但是,到了庖丁的手里却变成了一种艺术。在庄子的笔下,庖丁的运作有如配乐的舞蹈,其举手投足、肩倚膝踦,无不切合音乐的旋律和舞蹈的节奏。(“騞然莫不中者,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狸首》之会”。)那鬼斧神工的运作,得心应手的挥洒,闲庭信步的从容,使得旁观的梁惠王抚掌称善、惊叹不己。而庖丁本人“解牛已毕,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在这里,辛苦的劳作已转变为自娱的、快乐的、自我实现的活动,谋生的劳作也转变为创造美和欣赏美的过程。这说明即使是艰苦繁重的体力劳动,只要做到极致,也能进入美好的境界。

    米卢来到中国担任国家足球队主教练,他提出了一个现已家喻户晓的足球新理念——“快乐足球”。按我的理解,“快乐足球”的精义在于,劝导中国的足球队员们不应该只为年薪踢球,不应该只为出风头踢球,而是为了生的快乐、心的飞扬而踢球;足球不能仅仅成为谋生、谋利的工具,它是生命力的迸发、青春的风暴,是力与美的象征,是公平竞争的典范,是洗涤身心因而风靡全球的事业。一个足球运动员只有为了享受足球的快乐而忘我地投入到这项事业中,才能够与这项运动一样的不朽。

    大概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听一个六年级的大姐姐告诉我,我们正在进入共产主义。我问她什么叫做共产主义。她说:“共产主义就是要吃什么就吃什么,要穿什么就穿什么,要玩什么就玩什么。”那时正是困难时期,天天吃糠、吃地瓜叶,我听了这位姐姐的一翻描述,对共产主义可真是心驰神往。后来,我知道这叫“各取所需”。再后来我上山下乡,被繁重的体力劳动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时我读了马克思的一本书,叫做《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说,到了共产主义,劳动将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天天都在劳动,这劳动是折磨人的苦役,我们知识青年像害怕瘟疫一样害怕劳动,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劳动。这劳动怎么有可能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再后来,我进了厦门大学,我向经济系的一位教授请教这个问题,他说这个问题值得研究。再后来,我渐渐地明白了:

     踢足球累不累?累!累的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重体力劳动。可是,它能够给人带来快乐,不仅给参与者带来快乐,而且给旁观者带来快乐,所以叫做快乐足球。如果,艰苦的劳动能够变成有趣的体育活动,那么,劳动也就有了乐趣。这种转变是可能的吗?是可能的。也许我们大家都已经历过。

    在我下乡的那些日子里,每年三月、七月都要下田插秧。当时,队里有一块长方形的水田,长三五百米,宽也有上百米。干活的人马一到田头,几十个精壮的小伙子便沿着田埂一溜排开。队长一声令下,他们便跳下水田,扎下马步,开始较劲。小伙子们左手握秧,右手分秧、插秧。只见他们三个指头捏着秧苗,有如鸡啄米似的,在水面上翻飞,看谁插得又快又直。而挑秧、抛秧的姑娘们,则三三两两地站在田埂上,指指点点,嘻嘻哈哈,使得田里的小伙子们弊足一口气,非要把别人比下去不可。这就像一群雄孔雀竞相开屏,向雌孔雀显示着自己的生命力。我的技术很臭,对在场的“雌孔雀”兴趣也不大,所以插得歪歪扭扭,姑娘们嘲笑我是“放长蛇”。而旁边的小伙子们,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不一会就插到了水田的另一头。胜利者站上田埂,直起腰来,卷上一根烟,欣赏着自己的成果,洋洋得意,眼角还不时地瞟瞟远处的姑娘,意思是:“那边姑娘看过来,看过来”。你们说,这样的劳作累不累?当然累,但它给人带来身心的快乐。在此,艰苦的劳动变成了竞赛,变成了与体育类似的活动,变成了与“快乐足球”相通的“快乐劳动”。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实际上是提出了“快乐的劳动”这一新理念,它是共产主义的精髓。其他的如阶级斗争、发展生产力、按劳分配等等,都是达到这一目的的手段。由此,我们可以体会到马克思是多么的深刻。

    可见,艰苦的、谋生的劳作是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转变为娱乐身心的活动的。在“庖丁解牛”的典故中,它是通过转化为艺术来达到这一目的的,而在本人上述的经历中,它则是通过转化为类似体育的竞赛来达到这一目的的。艺术和体育都是在劳动中产生的,是从劳动中分离出来的。到了将来,艺术和体育还会与劳动重新融为一体。谋生的劳作与乐生的活动将融为一体,从而消灭在8小时之内吃苦,在8小时之外找乐子的反常现象。

    今天晚上我站在这里说话,我的精神状态是激昂的,自我感觉是如此的良好,以至于舍不得离开这个讲坛,离开在座的诸位。我每天站在讲台上,都有同样的感受。所以,对于我来说,8小时之内与8小时之外是没有区别的,这就是我独独钟情于普通的教师这个职业的根本原因。

     说了这么多,应该来概括一下,作为一种乐生的方式的劳动,与仅仅作为谋生的手段的劳动有什么区别。

    首先,这种劳动对劳动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劳动者不是出于生存的需要,而是出于对劳动的热爱,而投入到这种活动中去的。陈景润数十年如一日地沉浸在“哥德巴赫猜想”的破解之中,乐此而不疲。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中泡了一辈子,得到的稿费还不够抽烟。他们是为了什么?不为什么,就是为了工作,就是为了沉浸在工作所产生的那一份创造性的乐趣中。这几十年来,出现了一个常用词叫做“工作狂”。“工作狂”在各个领域都有。什么样的工作能使人发狂?如果工作对于工作者,就像珍贵的邮票对于邮迷那样,那工作者不迷、不痴、不醉、不狂,才叫怪了。

    其次,这种劳动是自愿、自主、自律的活动。劳动者不是被饥饿、被工头逼上工作岗位的,而是自己心甘情愿地投入这种活动的。劳动者是在自我指导、自我调控、自我安排下完成这种活动的,而不是像木偶服从操纵者那样去完成工作。如果说在这种活动中,也有指挥与被指挥者,那指挥者与被指挥者只有分工的不同而没有地位的高低,被指挥者对指挥者心悦诚服,而且能够创造性地执行指令。例如,篮球场上的乔丹,当然要贯彻教练的意图,但他能够把贯彻教练的意图与出神入化天马行空般地纵横驰骋有机地统一起来,令人叹为观止。解牛的庖丁自然也是听命于宫里的厨司长才去解牛的,但这项工作却是在他自由挥洒的过程中,痛快淋漓地完成的。由此我们联想起当前行政管理系统中的“收音机”、“机器人”现象,禁不住要为之扼腕长叹。

    再次,这种工作的过程和结果,都会使工作者感到快乐。劳动者在工作中享受,在享受中工作。今天,我站在这里不停地讲话,也是在工作,也很累。但这种工作不是劳役,而是享受。正因为是享受,所以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神采飞扬,意气风发。如果再得到你们的掌声鼓励,那就更加飘飘然了。我每天站在课堂上,都是这样的,都有同样的感受,这就是我一辈子离不开讲坛,离不开我的学生,永远忠诚于人民的教育事业的主要原因。前面说过的较着劲插秧的小伙子们,一口气插到了田头,仍意犹未尽,嚷嚷着要再找一处大田比个高低。而解牛已毕的庖丁,提刀而立,顾盼自雄,踌躇满志,那神态决不亚于西班牙斗牛场上一剑毙了狂牛,正在向观众挥帽致意的斗牛士。正因为,这样的工作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快乐,所以它总有一天会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

    最后,劳动者的身心将在乐生的劳动中得到充分的发展,人的能力、人的情趣、人的意志都会得到充分的发挥和发展。劳动是人的本质,是使猿转变为人的动力。但是,非人的劳动、异化的劳动却使人陷入非人的境遇,饱受折磨与痛苦,使人陷入贫困和愚昧,退化成动物。今后,劳动要恢复它的本性,人性化的劳动、人性化的管理将使劳动者恢复人的尊严,获得人的待遇,获得人的自由与幸福,劳动将重新成为人类进化和幸福的源泉。

    在座的同学有一部分很快就要离开母校走上工作岗位了,还有一部分再过一两年、两三年也要陆续地走上工作岗位。大家都要求取一份职业,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此时此刻,彼时彼刻,你们是否充分地考虑过应以什么为选择职业、选择工作的标准?还有一部分同学将来会成为老板,成为管理者,你们是否想到将来要如何人道地对待你们的员工?

    我今天在这里的一番话,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奉献给同学们的一个空头人情。但愿它能成为同学们择业、工作时在你们耳边响起的画外音。

    (这是本人几年前为学生开的一个讲座的讲稿)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