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降 红 雪

雪红欢迎您!

 
 
 

日志

 
 

引用 拦路收费何时了?   

2011-07-17 10:29:10|  分类: 杂文小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鸣《拦路收费何时了?》
拦路收费何时了? 张鸣 北京首都机场高速过路费降价,而且改为单向收费。这个消息,不知是该让人喜呢,还是令人悲?这条中国流量最大的高速路,一口气收了34年的过路费,而且一直都是双向收取,期间,只降了两次价,第一次从15元降到10元,这次,从10元降到5元。但降价只适应于T1,T2航站楼方向,T3航站楼那条支线,依旧收10元。对于经常需要出入机场的人而言,我们还是喜一次吧,毕竟,人家还是做了一点让步,尽管是在五部委高调宣称要整顿路桥收费的高压之下作出的。至少,北京还给了五部委一点面子,其他地方,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在任何国家,公路包括高速公路,都是理应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公民交了税,包括在燃油税里的养路费,就该免费通行。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才由政府贷款修路,然后收费还贷,贷款一旦还完,收费就应该停止。中国多年基础设施欠账,多一点收费还贷的路,也可以理解。但问题是,路上收费的这个模式一出来,各地就纷纷设立路卡,原本不收费的路也

拦路收费何时了? 张鸣 北京首都机场高速过路费降价,而且改为单向收费。这个消息,不知是该让人喜呢,还是令人悲?这条中国流量最大的高速路,一口气收了34年的过路费,而且一直都是双向收取,期间,只降了两次价,第一次从15元降到10元,这次,从10元降到5元。但降价只适应于T1,T2航站楼方向,T3航站楼那条支线,依旧收10元。对于经常需要出入机场的人而言,我们还是喜一次吧,毕竟,人家还是做了一点让步,尽管是在五部委高调宣称要整顿路桥收费的高压之下作出的。至少,北京还给了五部委一点面子,其他地方,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在任何国家,公路包括高速公路,都是理应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公民交了税,包括在燃油税里的养路费,就该免费通行。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才由政府贷款修路,然后收费还贷,贷款一旦还完,收费就应该停止。中国多年基础设施欠账,多一点收费还贷的路,也可以理解。但问题是,路上收费的这个模式一出来,各地就纷纷设立路卡,原本不收费的路也                            拦路收费何时了?

高。这样的荒唐事,在厘金时代,是因为中国实际上处于分裂割据状态,而今天,一个外面看起来大一统强国,居然荒唐依旧。即使中央下令,地方也置若罔闻,这样的“车匪路霸”,居然还能上市。 改革进入深水区,凡是涉及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所在,一般都改不动。哪怕这个改革,对于民族国家的长远利益,地方的长远利益,都有莫大的好处,也一样改不动。道理很简单,每个路桥公司,都是地方政府的印钞机,每任地方官只管自己任期的一小段,后面的事,谁管得?即使有天大的好处,但眼前的钱没了。

                                  张鸣

北京首都机场高速过路费降价,而且改为单向收费。这个消息,不知是该让人喜呢,还是令人悲?这条中国流量最大的高速路,一口气收了高。这样的荒唐事,在厘金时代,是因为中国实际上处于分裂割据状态,而今天,一个外面看起来大一统强国,居然荒唐依旧。即使中央下令,地方也置若罔闻,这样的“车匪路霸”,居然还能上市。 改革进入深水区,凡是涉及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所在,一般都改不动。哪怕这个改革,对于民族国家的长远利益,地方的长远利益,都有莫大的好处,也一样改不动。道理很简单,每个路桥公司,都是地方政府的印钞机,每任地方官只管自己任期的一小段,后面的事,谁管得?即使有天大的好处,但眼前的钱没了。34年的过路费,而且一直都是双向收取,期间,只降了两次价,第一次从15高。这样的荒唐事,在厘金时代,是因为中国实际上处于分裂割据状态,而今天,一个外面看起来大一统强国,居然荒唐依旧。即使中央下令,地方也置若罔闻,这样的“车匪路霸”,居然还能上市。 改革进入深水区,凡是涉及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所在,一般都改不动。哪怕这个改革,对于民族国家的长远利益,地方的长远利益,都有莫大的好处,也一样改不动。道理很简单,每个路桥公司,都是地方政府的印钞机,每任地方官只管自己任期的一小段,后面的事,谁管得?即使有天大的好处,但眼前的钱没了。元降到10元,这次,从收,公路一段段患了肠梗阻,收费最疯狂的时段,几乎每10公路,就有一个路卡。很多公路,包括高速公路,贷款早就还完了,收费时间也到了,但就是收,谁说也不听。不仅如此,各地还纷纷成立路桥公司,几乎等于无限制延长收费时间。这样的公司居然还上市。这样的上市公司,盈利模式倒是简单,拦上路,就收钱。有一条路,就等于多了一台印钞机。世界上十分之九的收费公路在中国,天下独一无二的路桥收费上市公司也在中国。这样的世界纪录,是中国人的耻辱。 从晚清到民国,曾经有几十年,中国的道路上,到处布满了厘卡,密度跟今天的路桥收费站类似。过往商品,只要从一个地区进入另一个地区,就得缴费。那时,人们称之为政府派来的车匪路霸。任何一个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货畅其流,是统一市场的必要条件。但是,中国的路,就是给这些路卡弄得像患了严重的肠梗阻。在中国境内,商品的运输费用,由于一段段路桥费的缘故,竟然比运到美国的运费还高。自然,在中国销售的中国产品,价格也要比在美国消费更10元降到5元。但降价只适应于T1 拦路收费何时了? 张鸣 北京首都机场高速过路费降价,而且改为单向收费。这个消息,不知是该让人喜呢,还是令人悲?这条中国流量最大的高速路,一口气收了34年的过路费,而且一直都是双向收取,期间,只降了两次价,第一次从15元降到10元,这次,从10元降到5元。但降价只适应于T1,T2航站楼方向,T3航站楼那条支线,依旧收10元。对于经常需要出入机场的人而言,我们还是喜一次吧,毕竟,人家还是做了一点让步,尽管是在五部委高调宣称要整顿路桥收费的高压之下作出的。至少,北京还给了五部委一点面子,其他地方,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在任何国家,公路包括高速公路,都是理应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公民交了税,包括在燃油税里的养路费,就该免费通行。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才由政府贷款修路,然后收费还贷,贷款一旦还完,收费就应该停止。中国多年基础设施欠账,多一点收费还贷的路,也可以理解。但问题是,路上收费的这个模式一出来,各地就纷纷设立路卡,原本不收费的路也T2航站楼方向,T3航站楼那条支线,依旧收10元。对于经常需要出入机场的人而言,我们还是喜一次吧,毕竟,人家还是做了一点让步,尽管是在五部委高调宣称要整顿路桥收费的高压之下作出的。至少,北京还给了五部委一点面子,其他地方,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在任何国家,公路包括高速公路,都是理应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公民交了税,包括在燃油税里的养路费,就该免费通行。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才由政府贷款修路,然后收费还贷,贷款一旦还完,收费就应该停止。中国多年基础设施欠账,多一点收费还贷的路,也可以理解。但问题是,路上收费的这个模式一出来,各地就纷纷设立路卡,原本不收费的路也收,公路一段段患了肠梗阻,收费最疯狂的时段,几乎每10收,公路一段段患了肠梗阻,收费最疯狂的时段,几乎每10公路,就有一个路卡。很多公路,包括高速公路,贷款早就还完了,收费时间也到了,但就是收,谁说也不听。不仅如此,各地还纷纷成立路桥公司,几乎等于无限制延长收费时间。这样的公司居然还上市。这样的上市公司,盈利模式倒是简单,拦上路,就收钱。有一条路,就等于多了一台印钞机。世界上十分之九的收费公路在中国,天下独一无二的路桥收费上市公司也在中国。这样的世界纪录,是中国人的耻辱。 从晚清到民国,曾经有几十年,中国的道路上,到处布满了厘卡,密度跟今天的路桥收费站类似。过往商品,只要从一个地区进入另一个地区,就得缴费。那时,人们称之为政府派来的车匪路霸。任何一个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货畅其流,是统一市场的必要条件。但是,中国的路,就是给这些路卡弄得像患了严重的肠梗阻。在中国境内,商品的运输费用,由于一段段路桥费的缘故,竟然比运到美国的运费还高。自然,在中国销售的中国产品,价格也要比在美国消费更公路,就有一个路卡。很多公路,包括高速公路,贷款早就还完了,收费时间也到了,但就是收,谁说也不听。不仅如此,各地还纷纷成立路桥公司,几乎等于无限制延长收费时间。这样的公司居然还上市。这样的上市公司,盈利模式倒是简单,拦上路,就收钱。有一条路,就等于多了一台印钞机。世界上十分之九的收费公路在中国,天下独一无二的路桥收费上市公司也在中国。这样的世界纪录,是中国人的耻辱。

从晚清到民国,曾经有几十年,中国的道路上,到处布满了厘卡,密度跟今天的路桥收费站类似。过往商品,只要从一个地区进入另一个地区,就得缴费。那时,人们称之为政府派来的车匪路霸。任何一个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货畅其流,是统一市场的必要条件。但是,中国的路,就是给这些路卡弄得像患了严重的肠梗阻。在中国境内,商品的运输费用,由于一段段路桥费的缘故,竟然比运到美国的运费还高。自然,在中国销售的中国产品,价格也要比在美国消费更高。这样的荒唐事,在厘金时代,是因为中国实际上处于分裂割据状态,而今天,一个外面看起来大一统强国,居然荒唐依旧。即使中央下令,地方也置若罔闻,这样的“车匪路霸”,居然还能上市。

高。这样的荒唐事,在厘金时代,是因为中国实际上处于分裂割据状态,而今天,一个外面看起来大一统强国,居然荒唐依旧。即使中央下令,地方也置若罔闻,这样的“车匪路霸”,居然还能上市。 改革进入深水区,凡是涉及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所在,一般都改不动。哪怕这个改革,对于民族国家的长远利益,地方的长远利益,都有莫大的好处,也一样改不动。道理很简单,每个路桥公司,都是地方政府的印钞机,每任地方官只管自己任期的一小段,后面的事,谁管得?即使有天大的好处,但眼前的钱没了。

改革进入深水区,凡是涉及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所在,一般都改不动。哪怕这个改革,对于民族国家的长远利益,地方的长远利益,都有莫大的好处,也一样改不动。道理很简单,每个路桥公司,都是地方政府的印钞机,每任地方官只管自己任期的一小段,后面的事,谁管得?即使有天大的好处,但眼前的钱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