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降 红 雪

雪红欢迎您!

 
 
 

日志

 
 

引用 在扭曲時空裏的宿命   

2011-12-27 20:15:19|  分类: 杂文小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邱立本《在扭曲時空裏的宿命》
  也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裏,我們是一起的。這是台灣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經典對白,說出青春的玉女和帥哥對未來的期盼,說出了那種濃濃的不了情。

 

但在浙江湖州的織里鎮,浙江本地人與前來打工的安徽人卻似乎永遠不在一個「平行的時空」裏。他們在上週的一場約萬人的騷亂中,彼此仇視,本地人的汽車被砸爛,損失了好幾百輛,而本地人也派發鋼管,要反擊這些外來的安徽民工。
這場騷動被視為很典型的中國式騷動,反映了很多的深層矛盾,而追溯根源,不能不追溯到中國的戶籍制度,客觀上「挑撥離間」了不同的省籍,讓一個地方的不同群體出現了利益矛盾,也因此出現了感情的裂痕。
這也是他們無法站在一個「公民」的高度上來彼此凝視。在一個經濟繁榮的地方,外來人都是做一些比較底層、比較辛苦的工作,但卻是比自己家鄉的收入來得更高。然而和本地人比起來,卻在基礎教育、公共醫療、住房等待遇上,無法平起平坐。
因而外地人是永遠的「二等公民」,無法享受公民待遇。這是中國特色的制度性的歧視。在其他地區和國家,無法想像這樣的制度殘酷性。台灣高雄出生的人,不會因為搬去了台北就失去了公民的權利,不會在國民教育和健康保險上打了折扣;在美國德州出生成長的人,不會因為搬去了紐約就不能享受紐約的公立教育和公共醫療。

 

而只有中國大陸,將人捆綁在一個地方。一個現代的中國人,離開了自己出生的戶籍地,就往往不再是中國公民,而是二等公民。但偏偏中國近二三十年的高速發展,就是人民的高速流動,讓人盡其才,貨暢其流,但也讓兩億多的農民工面對「人離鄉賤」的悲哀。
而這樣的「人離鄉賤」,卻是人為的政治結果。也許這就是中國的制度自殘的過程,讓昔日的極權時代遺留下來的框框,框住自己的發展,而執政當局還以為撿到便宜,但也不斷面對不同省籍與群體的內鬥的惡果。
其實今年的六月間,廣東增城新塘鎮的大型騷亂也具有同樣的性質。本地人與外來打工的四川人由於經濟利益發生衝突,進而挑撥起刻板印象的偏見,從互罵到互毆。地方上甚至出現了「打倒四川人」的口號,讓全球中國人觸目驚心。
而越來越多中國人憂慮,只要當前這樣扭曲的戶籍制度繼續存在,這樣的地區與省籍矛盾還會不斷惡化下去。一等公民和二等公民的裂痕,隨時驚爆,再連接其他的種種矛盾,演變成後果難以想像的局面。
更深層的問題,就是中國的政治改革,是否能先從行政改革開始,面對歷史遺留的問題,能揮刀自割毒瘤,而不是讓毒瘤貽害全身。這當然需要勇氣和智慧,操刀成一快,揮別扭曲時空裏的宿命,才不負全球中國人的期望。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